全国咨询热线 全国咨询热线:400-123-4567

东野圭吾IP变形记

  根据东野圭吾小说改编的网剧《回廊亭》让人失望了,不过出现这个结果也并不令人意外。相比于东野圭吾小说在中国的畅销和好评,其改编的国产影视作品,至今没有翻起水花。既无精品力作,也无出圈爆款,招来的骂声还不少。原著的盛名并未给影视本土化带来护持,东野圭吾IP的中国“变形记”看来是走形了。

  已经播出至第七集的网剧《回廊亭》,还没有让观众看出来这是部悬疑剧。东野圭吾小说改编,实力演员邓家佳、张新成的加盟,充满悬念张力的预告片,都拉满了观众的期待值。甚至在开播之前,作为独播平台的优酷还提高了会员价,这些都让人觉得《回廊亭》应该是一把王炸。可在该剧上线首日的当晚,“《回廊亭》失望”就上了热搜。

  “悬疑都剪在预告片里了,这是部剧”“第一次看悬疑剧1.5倍速都嫌慢”“连人物性格都要写进旁白里”“这是隔壁甜宠剧场走错了吧”“全剧充满了塑料感,这不是本土化,是‘土’化”……网友们表示,槽点过多,无从下口。

  原著《回廊亭》是东野圭吾创作于1991年的早期作品,围绕着密室杀人案展开。从推理手法来看,《回廊亭》并不算上乘之作,而制作方之所以会青睐这部作品,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:凄美爱情、豪门争斗、商战对决、易容复仇、密室杀人……原著有着充足的戏剧性元素,能为影视改编提供发挥空间。可网剧《回廊亭》却本末倒置,将其他元素极力放大,偏偏搁置了最核心的悬疑部分,把东野圭吾的故事拍成了烂俗的都市言情剧,用高管御姐和富二代的爱情戏码,让观众感受到货不对版的欺骗。观众认为,这样的改编大可不必买下东野圭吾的版权,“给姐弟恋当背景板着实浪费。”

  这次网剧《回廊亭》的改编失利并非个例,东野圭吾的小说在中日韩虽然都有着不少拥趸,但是能够获得成功改编的影视作品却并不多,东野圭吾IP在中国的本土化更是不尽如人意。2017年,两部根据东野圭吾原著小说改编的国产电影上映。一是由苏有朋执导,张鲁一、王凯、林心如主演的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,二是由王俊凯、迪丽热巴、董子健主演的《解忧杂货店》。两部影片虽然分别收获了4.01亿和2.23亿的票房,但是除了演员的粉丝之外,鲜有观众叫好。“中规中矩”是路人观众的基本评价,原著党们更是不留情面——“毫无才华的平庸”“不伦不类的尴尬”“矫揉造作的故事”。

  网剧《十日游戏》是目前东野圭吾国内改编作品中最受好评的。《十日游戏》的制作方五元文化曾拍摄过《白夜追凶》,在悬疑方面具有丰富经验。它没有让绑匪和受害者的爱情故事喧宾夺主,而是抓住东野圭吾的悬疑精髓,并在原著的基础之上,设置了相差十日的两条时间线穿插推进,增加了烧脑感。2020年播出的《十日游戏》是爱奇艺迷雾剧场的开篇之作,虽然获得一些好评,但是很快就被其后而来的《隐秘的角落》盖过了风头,未能成为出圈爆款。

  东野圭吾,是继村上春树之后,又一个让中国出版界和读者为之疯迷的日本作家。东野圭吾早在1985年就凭借获得江户川乱步新人奖的作品《放学后》步入日本文坛,但此后多年一直郁郁不得志。直到1998年的《秘密》和1999年的《白夜行》出版之后,东野圭吾在日本才算是声名鹊起。2006年,东野圭吾创作的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斩获日本文坛最高奖项直木奖,“他将骗局写到了极致”——授奖词中这样写道。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被认为是东野圭吾小说的推理最高水平。

  而“东野圭吾热”在国内出现,则是在2008年。日剧《白夜行》2007年播出后在日本大火,东野圭吾的小说借势于次年引入中国市场。仅一年,累计销量便达到120万册。《解忧杂货铺》于2014年在国内出版,仅用4年时间销量就超过1000万册。而余华的《活着》出版30多年,再版数十次,直到2020年销量超过2000万册。由此可见,东野圭吾小说在中国的火速风靡。

  以往,中国读者习惯的是福尔摩斯故事中“案件-侦破”的推理模式,而东野圭吾的悬疑故事,则有着更为精巧多变的结构。可以顺流而下,可以寻根溯源,可以多线并行,甚至是穿越时空。东野圭吾小说的可读性使其成为了影视改编的富矿,如果能将千万的读者转化为千万的观众,那么票房和收视都将会十分可观。

  2017年,东野圭吾的作品迎来了首部中国影视改编作品——由苏有朋执导的电影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。这也是迄今为止,唯一一部中日韩均有翻拍的东野圭吾作品。三国的同题作文,日本版的得分最高,中国版则最差。如果要论起客观因素,日本复杂的版权规定是改编的门槛之一,作为导演的苏有朋被折磨得不轻,甚至在电影宣传期就忍不住大吐苦水。按照合同规定,电影的每一处改编都需要东野圭吾本人的签字同意,而且改编内容不能跟之前所有的改编作品重复。“我都快翻脸了,我说给我们点空间啊,你们卖了那么多版本,又告诉我都不能重复,那你要我怎么办呢?”

  虽然同处东亚文化圈,看似相近的中日两国在社会习俗、人文理念等方面其实差异很大,如果不能巧妙地弥合,一个小小的细节就可能暴露出巨大的裂缝,让观众产生架空感和出离感。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拍摄中国影片《你好,之华》时,在张子枫着急推门而出的一个小情节上面纠结犹豫了很久。因为按照日本的生活习惯,外穿的鞋和家里的拖鞋是严格区分的,不论多么着急,也绝不可能临时穿着拖鞋就出门。到底要不要停下来在门口换鞋?最终岩井俊二决定,让张子枫直接穿拖鞋出门,这样更符合中国的情况。

  在东野圭吾的小说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中,有一个重要情节是邻居母女在刚搬家后敲门拜访男主人公,而在中国并没有搬家拜访邻居的习俗,于是在中国版电影中改成了邻居母女找男主人公借文具。但是女儿混乱的学校环境还是让观众觉得露出马脚,嚣张的学生、窝囊的老师,在日本的学校里也许见怪不怪,可是出现在中国的课堂上就很突兀。在《回廊亭》一书中,案件的核心“回廊亭”是一座迂回相连的日式庭院,而在中国版网剧的落地改编中,变成了家族企业旗下的大酒店,让密室格局失去了意义。

  悬疑电影大师希区柯克曾经说过:“最紧张的不是那些恶心的死法,而是人死之前酝酿的气氛。”东野圭吾的小说特点,不在于制造多么高明的核心诡计或推理过程,他创造的犯罪手法并没有高难度门槛,这也让一些推理爱好者对其小说不屑一顾。可是在舒缓的节奏、绵密的叙事、朴素的对话中,东野圭吾却能抽丝剥茧地编织出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故事。他认为,“小说首先应该是一个好故事,一个让人喜欢听下去的好故事。”但是这样轻推理、慢节奏、弱情节的写作风格,也给东野圭吾作品的影视改编增加了难度。除非能有《隐秘的角落》导演辛爽那样的水准,否则很难拍出东野圭吾小说中最直指人心的部分。

  东野圭吾成熟期的作品已经变成了社会派推理,偏重于寻求犯罪背后的个人动机和社会根源。凶案只是起点,其背后牵引出的人性罪恶和社会症结才是落脚点。比起“谁是凶手”,东野圭吾的小说更多地在“为什么犯罪”方面谋篇布局。有的故事甚至在开头就将凶手亮明,让读者顺着他的故事去追寻原因。

  在这些犯罪动机中,东野圭吾小说中所展现出的人性之恶经常让人不寒而栗,甚至挑战人伦底线。东野圭吾的很多作品都是以罪犯为主视角,去揭露人性的寒凉、幽暗、扭曲、,看完之后给读者以“他人即地狱”的深不见底的绝望感。“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,一是太阳,二是人心。”这句话出自东野圭吾的代表作《白夜行》,他在这本书中塑造的知名“恶女”唐泽雪穗,同时又是一个受害者,这样处于灰色地带的主人公在国内的影视作品中几乎不可能去碰触。如果要改编,势必要大动根基,构建在此之上的故事大厦便会轰然崩塌,面目全非。

  东野圭吾的作品还经常以案件折射日本社会的问题,比如、核电危机、男权社会、未成年犯罪等,这些情节如果照搬到中国来也会水土不服。

  相比之下,被称作“中国的东野圭吾”的推理作家紫金陈,他的作品改编难度就小了很多。尽管有类似“眼泪如兰州拉面般滚了出来”的雷人文风,紫金陈的小说至少能够天然地符合中国的语境,并且有着清晰的推理思路。紫金陈的作品还非常幸运地遇上了专业的导演和编剧团队,所以近年来有《无证之罪》《隐秘的角落》《沉默的》等佳作不断诞生。

  即便有横亘在日文原著和汉语影像之间的重重沟坎,依旧挡不住国内对于东野圭吾作品的改编热情。东野圭吾已经有近20部原著作品被国内的影视制作公司拿下改编版权,由彭昱畅、胡冰卿、姚橹主演的电影《绑架游戏》将于年底上映。王、王景春主演的电影《彷徨之刃》,任素汐、刘敏涛主演的电影《回廊亭》,预计将于今年上映。优酷此前宣布将会把《秘密》打造成超级网剧和同名电影,光线传媒将电影《白夜行》的策划写入2020年的年度报告中。此外还有《十一字杀人》《布鲁特斯的心脏》《悖论13》《布谷鸟的蛋是谁的》《怪人们》《美丽的凶器》等作品,也已经完成版权交易。更多东野圭吾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,依然在路上。

Copyright © 2021 BOB·体育(中国)登录入口 版权所有    苏ICP12345678